Friday, June 23, 2006

這個季節關於昆蟲的幾個提問(上)

又到了梅雨季。每年到了這個時節,就像是上帝突然扭開了天空的水龍頭,雨嘩啦嘩啦地直直落下,然後到了傍晚,想到了水龍頭還開著,霍地扭緊開關,於是雨倏然停止,留下的只是濕重的褲管,以及……七零八落的飛螞蟻屍體…!!

飛螞蟻─這是正確的學名或俗名嗎?好像有人稱呼它是白蟻,但我從小到大都是叫它飛螞蟻。名稱是什麼我不清楚,但百分百確認的是,比起濕濕重重黏在小腿上的褲管,梅雨季節的生活中,更令我煩惱的就是這一批又一批、飛來隨即迅速死去的飛螞蟻。

你一定也在大雨過後的夜晚見識過這種昆蟲。彷彿被雨催生,同時又受光吸引,像敵機來襲,飛螞蟻以極不穩固的飛行翅膀和極不穩定的飛行姿勢,堅決且成群地朝光亮的客廳、房間…出發。

在我粗淺幼稚的分類中,世界上的生物大致可分為動物、植物和昆蟲,其中,對於昆蟲這一類我最是沒輒,彷彿遇見了天敵,莫名其妙的恐懼,氣勢上、心態上都相對弱勢。於是每當大軍來襲的傍晚,當一般人正好整以暇地看電視配晚餐,我卻是心驚膽跳、嚴陣以待:一邊詳細觀察飛螞蟻的飛行路線和飛行動態,一邊鼓起勇氣拿出電蚊拍主動迎戰。

飛螞蟻真是一種神奇的生物。明明有翅膀,卻極不穩固,於是飛螞蟻飛一飛,翅膀掉了,變成「爬螞蟻」。不像單獨行動的蚊子,飛行路線低調且難追蹤,成群結隊的飛螞蟻,飛行路線相當高調,大老遠就看到,可謂一目了然。但飛螞蟻的飛行路線還是很難捉摸,原因是,明明就看著它往光源飛去,正鬆口氣,怎麼不一會兒,突然又歪七扭八、沒頭沒腦地朝自己的頭臉掉了下來。對我來說,這實在是太大的刺激,太‧恐‧怖‧了。

所幸和飛螞蟻之間的戰役不會延續太久,通常當我精疲力盡、歇斯底里,瀕臨崩潰邊緣時,惱人的敵機突然就不見了,我想不是撤軍,從地上的屍首判斷,推測是自然殞落。

雖然不戰而勝,但還是,我想問,「飛螞蟻啊,飛螞蟻,我們之間的接觸可否不要如此頻繁且密切?」

ninikitt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Greets to the webmaster of this wonderful site. Keep working. Thank you.
»

Anonymous said...

I really enjoyed looking at your site, I found it very helpful indeed, keep up the good wor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