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7, 2006

少年H

《少年H》 妹尾河童著,賴振南譯 小知堂文化,1998

之所以在圖書館拿起這本書,純粹是因為作者─妹尾河童。

面對茫茫書海,雖然不時有美麗的邂逅,意外開發到愛不釋手的作品,但大體上來說,從眼睛看到書皮上提供的資訊,傳遞給大腦短時間消化,到下達指令叫手把書從書架中抽出,隱隱還是有一套運作邏輯,這套選讀邏輯簡而言之就是:作者,作者,作者!!!沒錯,雖然對很多事都毫無忠誠,且見獵心喜,看到產品新登場就躍躍欲試,唯獨對於書本相當例外,只要認定了某位作家,就會忠實跟隨〈當然啦,也不是沒發生過跟隨到半路,感覺似乎所託非人,勉強持續,果不其然一頭撞進死胡同…〉。

Anyway,當時就是因為眼睛掃到作者欄位是妹尾河童,於是決定借閱。回家後,J拿起我借回的書,不懷好意的說:「喔~少年H耶…」聽到那個加重的H,才突然想到,ㄟ~~~書名好像有點兒不良…

事實不然。套句外國小說書衣上常見的推薦詞─definitely a page-turner〈真覺得沒有比page-turner更適切的形容,傳神地描繪出遇到好書不忍釋卷的心情〉。上下兩冊的《少年H》正是如此。

H是主人翁,一個神戶少年,之所以被稱作H是因為母親在日洋雜處的神戶,學了洋人的作法,將少年名字的英文發音H繡在衣服上。全書藉由H的眼睛敏銳地看世界,更藉由H的口直率地說故事,而身為讀者的我,就這樣不由自主,以輕快─沉重─滯礙的節奏,身歷其境了日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前─戰時─戰後…

關於二次大戰,我淺薄的知識恐怕僅止於國高中的歷史課本,而且什麼年代、事件、戰役,也差不多忘光到會被歷史老師敲頭的程度。的確,關於二次大戰,我所認知的,不但片斷而且表面,但是透過H真誠無偽的描述,我好像可以稍稍具體掌握到戰爭中一些有別於姓名、地點、時間、勝負結果…,一種更貼近生命、更貼近心靈的東西。

戰場不侷限於火線,戰事也不分軍人與平民百姓。

日常生活中上演著心戰─政府從合乎「國家需要、國族精神」的角度,教導民眾摒棄一切「政治不正確」的東西,從服裝、語言、運動…一直規範到宗教,緊緊束縛所有人的身心靈魂,一旦違反,有時付出的代價是生命。

就算撤退到大後方,一旦燒夷彈投下,平日街道上再平常熟悉不過的一個轉彎,可能就是生與死的分隔線。因為生死只在一線間,所以戰時的生命顯得如此珍貴,但同時生命卻又是如此微不足道,傷亡不過是官方報告中的統計數據,生離死別的事實不用搬上決策者的檯面,背後的故事,不需要被知道。

但,背後的故事,真的不需要被知道嗎?至少,少年H不這麼認為,不然他不會如此詳實地紀錄。每一個看似平淡無奇的片斷,累積起來就是一個人生。這人生的意義,唯有貼近,才能體會;這人生的教訓,唯有記憶,才能傳承。

ninikitt

蘇菲公主:
據說,因為人的生命太短,短暫到無法親眼目睹、親身體會此刻事件的他日後果,所以才會在當下為所欲為,戰爭是一例、生態破壞是一例。倘若將人類的生命延長到千年、萬年,親嘗苦果的始作俑者,終將悔不當初。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Greets to the webmaster of this wonderful site! Keep up the good work. Thanks.
»

Anonymous said...

Interesting website with a lot of resources and detailed explanation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