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6, 2007

三萬五千英呎高空上的真心話大考驗(中)

終於,她的淚水無聲落下,雙目直視我問道:「同樣身為女人,你覺得,什麼事對一個女人的打擊最大、傷害最深?」

之後,少婦娓娓道來那場「意外」。去年少婦和一個很談得來的網友見面,不料卻被強暴,自此她活在恐懼中。擔心自己可能因此感染愛滋,儘管初次檢驗結果一切正常,她仍舊往返台灣、新加坡,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相同的檢查。

她:「在新加坡的醫院,我被叫進獨立的檢驗室,醫生在我面前戴上手套,像驗血般,在我手指頭上戳一針接取血液,遞給我棉花球止血,脫下手套丟棄,然後吩咐我血止後自己開門出去。可是,萬一,在我之前驗血的那個人有愛滋,他沒等血乾就去開門,血滴在門把上,然後指頭上有傷口的我,不小心接觸到門把上的血液,回家後還來不及洗手,女兒就來抱我,先生到家後,又觸碰到我曾經碰過的東西,這樣會不會全家人都被我害得感染到愛滋…?」

被少婦這番爆炸性自白完完全全所震懾,我怔怔不知該做何反應…少婦自行接話。

她:「我諮詢過所有醫生、護士、檢驗人員,他們每個人都告訴我,因為這樣而感染愛滋的機率可以說是等於零。可是我還是很擔心…其實這次我回台灣就是要再做一次檢查…我前後已經檢查五次了,五次結果都是正常,可是我還是擔心…坦白跟你說,這次最主要我是要連同女兒一起檢查…其實之前也想叫我先生一起檢查,但他不願意,說我有神經病…如果被他發現,我竟偷偷把女兒帶來做檢查,他一定會跟我離婚…可是我還是不放心啊…那天檢查回家女兒衝過來抱我,我根本還來不及洗手…你知道每天活在恐懼中有多痛苦嗎?」

她:「檢查的環境實在太骯髒了…怎麼可以要我徒手直接去開門?萬一,在我之前驗血的那個人有愛滋,他的血滴在門把上,手上有傷口的我,不小心沾到因此而被感染,回家後女兒、先生又摸到我摸過的東西…萬一大家都因此而被感染…你覺得呢,有沒有這種可能?」

她:「醫生、檢驗師他們都有跟我詳細說明愛滋的傳染方式,跟我保證不可能,如果這麼容易就傳染,在第一線工作的人不早就每個都得了愛滋。可我還是不放心,最後他們乾脆反問我,就算真的有得了愛滋的人不小心把血液留在門把上,但請問你有跟門把性交嗎,請問門把有對你輸血嗎?如果沒有,那你就不會因此而感染愛滋。」

她:「你會不會覺得很荒謬,我竟然擔心這樣就會得愛滋…還擔心到女兒、老公身上…啊,你現在會不會很害怕跟我講話?請你不要害怕,我已經檢查五次了,每次都是正常,所以我是沒有愛滋的…而且我沒碰到你喔,而且你看,我的手完全沒有傷口唷…其實我經常檢查自己身上有沒有傷口,如果發現有,就算只是小小的刮傷,也要馬上用OK繃貼起來。環境實在太髒了…如果有傷口,一定要馬上處理喔…」

她:「這次回台灣,我還要再檢查一次。最主要是要帶女兒去檢查…雖然醫生都勸我沒必要讓小孩平白無故挨一針,可是我覺得還是要檢查。畢竟我摸到那個門把了啊,萬一我之前檢驗的人有愛滋,他的血滴在門把上被我摸到怎麼辦…」

就這樣,少婦提出質疑,然後舉證醫療專家的反駁;接著又再提出同樣質疑,又再舉證醫療專家的反駁…同樣的敘述模式一再重複、一再重複…彷彿陷入死胡同,找不著出口,來回往返終究都只能撞上那堵無形的牆…

ninikitt

4 comments:

Nock said...

他確實是應該去做檢查的,只是他走錯科了...

呢呢小貓 ninikitt said...

心是如此細膩精緻又微妙難解,以致心什麼時候壞掉了,可能連自己都不知道...

Nock said...

恩...確實...
但...不曾受過傷,怎知傷痛...
不知傷痛,怎知珍惜...
物競天擇,堅強的人,才有未來...

呢呢小貓 ninikitt said...


不過,你的說法比較像是走出來的人,回頭看過往所產生的結論,但此刻深陷其中的人,可能根本無心無力想到這些。

默默祝福他們早日走出來,日後回首也能有這番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