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09, 2006

芬蘭驚艷

《芬蘭驚艷》 吳祥輝著 遠流,2006

從頭到尾,《芬蘭驚艷》最令我感到驚艷的部份就是──封面照片。

這樣說絕對不是批評,但不可諱言,多少也反映出我內心某種程度的失望。這份失望與其說是絕對值,不如說是相對值,原因正出在期望值與經驗值之間的落差。

一開始期望太高─不論這過高的期望是源自坊間如潮的佳評或是封面照片傳遞出來的美感。實際閱讀之後,雖然的確增廣了視野、也增長了見識,但過程中卻總感受到被某些文字給打擾的不快,嚴重到甚至一度乾脆想放棄閱讀,但又擔心這麼做是因噎廢食或以偏概全,白白喪失品味一部認真作品的機會,只好耐著性子,試著對干擾文字視而不見。就這樣,原本一段可能美好的閱讀經驗,因為加入了勉強的因子,而意外地被大打了折扣。

到底是哪些文字作祟,影響到我對這本書的評價呢?說來或許可笑,因為在其他讀者眼中,這可能根本微不足道,甚至還是項加分也說不一定。但我本來就是主觀意識強又偏執不講理的人,因此儘管失禮,還是想放肆直率地說出來─《芬蘭驚艷》這本書中,令我感到不耐煩的就是作者所有關於Catherine的描述。

我可以想像作者在異地的生活中,能有愛人相伴是多麼開心,也可以理解在熱戀的荷爾蒙激勵下,難免會將對愛人的憧憬與欣賞流露在字裡行間,但我覺得遺憾的是,這明明是一本從他國的經驗探究中,嚐試為祖國定調,期許祖國走出自己識別體系、價值典範的著作,但書中頻頻出現的,那些強化Catherine美麗聰慧解語花形象的描述,不但攪和了這本書的個性和基調,也稍嫌做作離題,平白壞了讀者閱讀的胃口。

看來我還是老派的性格,對於心愛珍惜的人,對外不習慣左一句讚美,右一句褒獎。相較於《芬蘭驚艷》中,吳祥輝對Catherine滿溢的著墨,我個人還是偏好《遠方的鼓聲》中,蜻蜓點水般出現,但每每尖酸刻薄得恰到好處,一針見血到令人忍俊不禁的,村上春樹關於其夫人的命題式討論。

ninikitt

2 comments:

美女妹妹 said...

嗯? 解語花?
姐姐你在叫我嗎? *^.^*

呢呢小貓 ninikitt said...

你這個發言還滿惱人的...真想砍掉-.-